热门搜索: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比特币怎么挖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文化新闻 >> 内容

浊酒一杯家万里

时间:2021/3/30 10:21:18 点击:114

过年的习俗极其平常,小孩小孩小孩你别馋,过了腊八就是年……从腊月二十三开始,打扫房子,杀鸡杀鱼,煮肉发面蒸馒头,年三十包饺子,小孩子兴奋的记着饺子里面包的一个钢镚,谁吃到就寓意着来年顺顺利利。初一起早各家各户拜年……

总的来说,鲁东地区的人民以一种最朴素,最认真的方式去过年,这里的习俗平平淡淡,真的让我说我还说不出什么门门道道来,但是,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对酒有着一种偏执的热爱,过年备酒是最基本的一个项目,酒俨然成为了这里的一种文化符号。“浊酒一杯家万里”,范仲淹在《渔家傲》中也写过,一杯酒下肚,纵使离家万里,也会不由得去思念。山东人一直以家为重,以好客为名。

亲戚来访,主人总会用家里最好的酒去招待,有的一年不见或者多年不见的客人朋友,两杯酒下肚,气氛也会活络起来,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感情也会随之升温,最后酒足饭饱离别之际,激动的握手不舍的道别。主人也会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客人离去。山东好客也因此得名。平日里写的一些文章,里面也总是有酒的影子。

多年以后,在街头连连呕吐的我猛然想起老王在酒桌上拍桌子给我说的那句话,“过年亲戚家人之间喝酒是联络感情,喝醉了有人给你扶着,工作生意上喝酒是为了利益,所有人都会等着看你的笑话。”

我和老王是忘年交,老王整整大我24岁,生肖轮了整整两轮。

在我记事的时候,老王就在我的世界里出现,我的记忆中,老王的朋友总是“老王老王”的喊,我也随大流的喊“老王”。

老王认为这很不像话。

老王老婆认为这极其不像话。

那能怎样,他们又不敢打我。

老王是极其爱喝酒的,对于下酒菜并不计较,三两个花生米就能小酌一杯。但老王又是极其怕老婆的。不光经济上让老王老婆卡的死死的,就连喝的酒也是极其严格,一周只能喝个三五两,作为一名山东人,馋的老王牙根痒痒。

老王也是极其狡猾的,上有老婆的政策,下有老王的对策,他总是能搞到酒喝,而我问他方法他总是闭口不答,眼睛里充满狡黠。

过年家家的饭桌上总是极为丰盛的,找老王吃饭,老王贪婪的看着那被老婆控制的极为可怜的酒杯,一筷子夹住饭桌上的硬菜——鱼,把鱼头夹起来大口啃着,热心的老王还不忘让我夹鱼肉。

我极为好奇,“老王,你挺喜欢吃鱼头啊。”

“唉,鱼头没什么肉,你吃其他的地方,你还小。”

我看着一盘子满满的剁椒独自凌乱。

老王是不下厨的,虽然贪吃,但做饭一直是老王老婆负责,我很好奇,“老王,你为什么不下厨,你的家庭地位怎么忽高忽低的,钱和酒让你老婆控制着。你还不下厨,挺矛盾哈。”

老王听到这里,大手一挥,“很简单,想知道我为什么不下厨吗,我给你露一手绝活。”

老王系着围裙拿着锅铲冲进厨房,吓得老王老婆连打带骂,老王不为所动。

在老王的坚持下,老王老婆出来了,白了我一眼,说了一句,“今天晚上又得喝西北风了。”

年少单纯的我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,好奇的走进厨房。只见老王麻利的切着葱姜蒜,五花肉切的方方正正。

“看不出来啊,老王你这手法可以当大厨了!”

听到赞扬的老王更加高兴,开始给我传授经验,“这红烧肉啊,得用冰糖熬糖色,小火慢熬,少放酱油……”

老王说的头头是道,我听的也极其入迷,连连夸赞老王是行家。

随着“砰”的一声巨响,老王的红烧肉出锅了,我的夸赞也戛然而止,看着那一坨坨黑色的肉块,看着肉块与肉块之间拉丝,我对这盘菜有了深深的心里恐惧。

老王兴奋的摆桌,连连催我尝尝他的手艺,老王老婆也在旁边嘲讽着,“尝尝吧,这家伙的独家秘方,拔丝红烧肉,整个世界就他会做。”

我反复的打量着这盘菜,想找一块卖相好的,可是它们却是黑的如此的均匀,像冬日的寒夜,像开采的原油。

顶着巨大的心里压力,夹了一块放在嘴里,瞬间,酸的,甜的,辣的,哭的,咸的,交织在一起,奏起了一首味觉交响乐。

吐了一个昏天黑地,从此,对老王不做饭这一事我闭口不提,我没有任何意见,甚至连让老王去买菜我都心惊胆战。

年龄再大了一点,老王要盖新房子,看着那一块块崭新的红砖,老王眼珠子滴溜溜乱转,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。

盖房子的进度还是挺快的,村里建房子的施工队特别实在,不给你偷工减料,不给你偷奸耍滑,很快,一排房子就拔地而起。

看着还没刷漆的房子,老王极其兴奋。有事没事就说去新房子里去看看。

但我认为这里面绝对有猫腻,偷偷摸摸跟了过去,只听到房屋里传来老王“嘶……哈……”的声音,进去一看,果然,老王借着看房子的理由过来偷偷喝酒了,只见他眯着眼,不时的往嘴里塞两颗花生,然后一杯酒下肚,“嘶嘶”的直叫。

我的出现着实吓了老王一跳,他一把把我拉过来,用十支棒棒糖的价格堵住我的嘴,别让我给他老婆说。

“拉倒吧,老王,你兜里有几个钱我还不知道?”

“你小子挺聪明,不过我可听说你这么小去骚扰你们组的女小组长,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?话说回来,我和你那个小组长的爸爸还是认识的。”老王漫不经心的说着。

“我那是学习,交流,什么骚扰!”我面红耳赤的辩解。

在老王的威逼利诱下,我的嘴成功的被堵住了。

老王挺仗义,给我倒了一小杯酒让我尝尝,对于酒,我一直特别好奇,看着大人们几杯酒下肚就异常兴奋。让我对酒产生了浓浓的兴趣,可惜大人不让,并且表示敢喝酒就敢打断我的腿,我只能作罢。

看着杯中淡淡的酒花,闻着那特殊的香气,想到我喝完之后也能和大人一样那么的快乐兴奋,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。

随后如同一颗炸弹在我嘴中爆开,然后那磅礴的热气顺着食道一路流向胃里,一时间我竟说不出话,再过一会儿,我大口喘气,连连咳嗽,看着老王,忽然想起电视剧里面的桥段,然后捂着肚子指向老王,喘着气道,“你……敢下毒……你竟然灭口……好狠的心……”

乐的老王合不拢嘴,好大一会儿,我才逐渐平复下来,老王拍着我的肩膀,“小屁孩喝酒不行啊,慢慢练吧,路漫漫其修远兮,哈哈哈……”

第一次喝酒闹了个笑话,我羞愧难当,又急于想找回场子,随后冷笑的看着老王,“那又怎样,你这喝个酒还偷偷摸摸,怕老婆怕的不行啊!”

老王随即脸红的给我争论,“我那是好男不跟女斗,要知道我在家就是齐天大圣!知道吗,齐天大圣!”

说话间,门口又传来脚步声,由于我和老王这一闹,时间过去大半,老王老婆好奇过来了。

“嘿,老王,你老婆来了!”我扭过头一看,老王早就没影了。

“靠,你不是齐天大圣吗!!”

远方依稀传来老王的声音,“靠,如来佛来了!!”

老王这一跑,我成了背锅的,老王老婆看着那一小杯酒,又闻了闻我嘴边那满嘴的酒气,二话不说,追着我就打。

恨恨的我跑到树林,在树上刻上老王的名字,拳打脚踢,最后以疼得我嗷嗷乱叫收场。

在我印象中,老王总是一肚子坏主意。

过了没几天,老王老婆回娘家,这对于老王来讲就是天堂,看着老王送老婆的时候还硬挤了几滴眼泪。我差点信以为真。他老婆上车后转身的一瞬间,那笑容就瞬间挂了上去,我连呼卑鄙。

老王老婆还是计划挺周全的,家里一滴酒没留,钱也没有给老王留多少。我倒要看看他能掀起什么风浪。

老王一回到家,马上躺在床上,“哎呦哎呦”的喊,我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随后老王打了两个电话,奄奄一息的说着自己得病了,病得不轻。

下午就有人来看老王,是他的两个朋友,带着两瓶酒来看望老王,寒暄了几句,把朋友送走了。

随后老王一个鲤鱼打挺,抱着酒脸一直往脸上蹭。

老王的这一番骚操作让我目瞪口呆。

没有下酒菜,我看你怎么喝酒。

老王大手一挥,“今天让你看看我的手艺!”

我恐惧的摇着头,本能的想要往外跑,却被老王一把拽住。

没办法的我只能愤愤的给他打着下手。

老王不慌不忙的做着菜,没多久菜香味就出来了。

“这只是表面味道,吃到嘴里一定很难吃。”我默默的告诫着自己。

菜很快炒齐了,我像一个奔赴刑场的犯人,像一个慷慨就义的英雄,像一个视死如归的士兵,走向了饭桌。

闭着眼胡乱把一口菜塞进嘴里,香味在舌尖爆发,各种味道在口中交融,却不是上次拔丝红烧肉的那变态的味道,是各种调料与菜的香气互相激发的香气。

“嗯!!!”我语无伦次的指着老王。

“嗯!!!”老王得意连连。

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你……”我激动的说不出话。

“哼,我要是会做饭的本事展现出来每天不得累死我!”老王一脸傲娇。

老王这一肚子坏主意让我无言以对。

老王惬意的喝着酒,不时的吃着两口菜,嘴里还不停的朗读着苏维埃的电影台词,“面包总会有的,牛奶也会有的,一切都会有的!!!”

喝的晕晕的老王又开始给我讲大道理,“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,还会给你打开一扇窗。”

“上帝凭什么关我的门!”

“……,做人一定要遵循中庸之道,两边都不能得罪。”

“那这样我不就是说的都是废话吗!!”

“……人生是一把火炬而不是蜡烛,一定要烧的灿烂,然后传给下一代人。”

“没油了怎么办,风大吹灭了怎么办!”

“……”

老王无言以对,抄起家伙就要打我,喝醉的老王哪有我跑的快,我们以饭桌为中心,顺时针不停旋转。

“你小子不看看这些菜谁做的!竟然如此口出狂言,百般刁难!”老王愤愤不已。

“我也会做!有本事你停下来我给你做一个!”我同样愤愤不已。

“行,你小子给我露一手看看!”

随后老王躺在床上打起了呼噜。

不就是做饭,说的跟上天一样难。

我烧开水煮了几个鸡蛋,放了些茶叶,老王剩的那一小把茶叶让我一把倒进去,那些大料调料一股脑放进去,煮熟后敲开鸡蛋,放了一夜。

以我的天赋做个茶叶蛋手到擒来。

老王第二天昏昏醒来,急于邀功的我端着一盘茶蛋递给老王,老王诧异的看着我,“这你小子做的?”

“那是!”

剥开一个塞进嘴里,老王连连点头,“嗯!淡淡的茶香,鸡蛋很入味,不错不错。你用什么做的?”

“就你那点茶叶和一把大料,怎么样?我的手艺还不错吧!”

老王突然停下,手微微颤抖的看着鸡蛋,“老子托朋友买的上等龙井,你小子给煮茶叶蛋了!!你给我站住!!”

纵使老王如此精明,还是栽在我手里一次。

多年以后,我想起这次坑老王的事情,心里想着哪怕再这样坑老王一次,哪怕用一斤龙井也好,我也乐意。因为我又一次坑了老王。

我从小就是极其不安分的,总是想着看看外面的世界,总以为外面充满了未知与精彩。

大学毕业,我找了一份很磨炼人的工作,就是销售,在出发赴任的前夕,我和老王喝了几杯,此时我的酒量也颇为可观。

“老王,你看好咯,出去我的事业一定会越做越大。”几杯酒下肚,我逐渐得意。

“你这小子别自满,小心让别人卖了。”

“切,不就是个销售吗,我懂,喝点酒他们的嘴就开始松了,那谈个生意还不手到擒来。”

老王皱眉,“你想的可真简单,你小子一个人在外面喝醉了可没人给你兜着。”

“唉,老王,你可out了,同事之间相互照应着,喝醉了怕啥。”

谁知老王一拍桌子,“过年亲戚家人之间喝酒是联络感情,喝醉了有人给你扶着,工作生意上喝酒是为了利益,所有人都会等着看你的笑话。”

“我呸!”我也来了劲,“同事看我笑话那这生意还谈不谈?同事之间就是相互扶持着才把生意谈成的!!”

最终我和老王闹得不欢而散。

来到陌生的城市,一切都是从零开始,我不知道我的酒量在这个城市里能排到多少号,后来渐渐的饭局也多了起来。喝了几次发现我的酒量实打实的能排上号,经理也喜欢带着我去应酬,给他挡酒。

纵使酒量不错,也确实架不住商人之间一圈圈的敬酒,头几次出了门就抱着树呕吐。呕吐时还隐隐约约听到经理拍着我的肩膀给我画饼,“好好干,明年我的位置让给你了!”

年少的我总是在此时感激涕零。

同事也都知道领导器重我,私下里总是“王总王总”的喊,喊的我一脸得意。

又一次酒局,经理习惯性的喊我一起去,我也理所当然的跟了过去,那一桌的客人是我见过最热情的,给经理挡了一圈酒,他们一个个的握着我的手紧紧不放,一个个情绪激动,有的还眼含热泪的和我拜把子,让我受宠若惊。

那顿酒是我喝的最多的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

酒足饭饱之后,合同也顺理成章的签好了,我们摇摇晃晃互相扶着走出去,有说不完的话。

谁知经理走路不稳,撞到了对面来的三个人。

“靠,你小子不长眼睛啊!”对面突然来了一句。

酒壮怂人胆,我直接来劲,“哟,你想怎么着?”

“烂酒鬼,真晦气!”

“你说什么!”我上前推了一把。

“我#&*#!”

对面二话不说摁住我就打,经理和那一桌客人就在旁边看着。刚才和我称兄道弟的整整九个人,一个劝架的都没有,惹事的经理也是一句话不说,等打完了才发现周围早已空无一人。

越想越气的我拿起石头对着那三个人投了过去,随后酒劲上涌,抱着树连连呕吐。

那一瞬间,我想起了老王给我说的那句话,“生意场上的人都在看你笑话,谁会真心帮你。”

在路边缓了缓劲,刚想回去,就让两个人架着走了,我这个烂酒鬼也不省人事。

醒过来时面前是两个警察,那三个人报警了,我扔出去的石头砸到了其中一个人。

警察不会给烂酒鬼好脸色,让我打电话找人保出来,让我赔钱,毕竟我找事在先。

打给经理,他一听说我在看守所,直接挂了电话。

打给同事,都是或多或少的理由拒绝了,有的出差,有的生病。

一时间我在这个城市竟然孤立无援。

平日跟我勾肩搭背的同事没有一个站出来的。

没有办法,我想到了老王。

老王默默听完,也挂了电话。

我再也找不到人了。

警察鄙视的看着我,“混成这样子可真丢人。”

羞愧的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谁知第二天早上老王就来了,直接把我保了出去。

我和老王没有见面,老王签了字就直接走了。

我签了字,第一时间回到公司去办离职手续。

我喝酒打架的视频早已经在群里传的沸沸扬扬,所有人都捂着嘴看着我偷笑。

经理又开始给我画饼,“你说离职干什么,明年你就能坐上我的位置了。”

“我去你的,老子不干了,我来就是给你通知一声,你同意也好,不同意也罢,老子不干了。”没等经理签完字,没看经理的脸色,我甩手走了出去。

所有人看着我,我看都懒得看一眼,给所谓的同事一句话也没有说,直接跑了出去。

没来由的,我想起了家,年关将至,突然想回家了。

奋斗了这么长时间,赔的连裤子都穿不上了。

大城市果然不好待啊。

闻到不远处传来的酒香,不觉泛起一阵阵恶心。

突然想到了老王,想给老王打个电话,却又不敢。

犹豫了许久,还是打通了老王的电话。

“嘿,老王,最近怎么样!”我故作轻松的说了一句。

“嗯。”老王没多说话。

“这次可多亏了你,不然我可真得吃牢饭了啊。”

“……”老王没说话。

“咳咳,那个过年我得和你喝两杯哈。”

“你小子给我老实点!”老王没有忍住,“老子这么大年纪给你跑东跑西,你想累死老子是吧!你是想坑死老子吗!咳咳……”说到这里老王不断的咳嗽。

我彻底忍不住了,眼里“哗哗”的流了出来。平时“老王老王”的喊,却没有发现老王已经五十多了,双鬓微白,不再是我年幼时那个狡黠的青年了。

“嗯嗯,知道了,爸,快过年了,你想吃点什么?我给你买回去。”

老王沉默了良久,微微颤抖的说了句,

“买条鱼吧。”

ps:酒是一种文化,是一种价值符号,无数人因酒得名,因酒沉醉,在酒这一脉相承的文化中,还是要分清坐在你对面陪你喝酒的人,因为利益,酒还是喝三分为好,因为感情,酒多多益善。在外的游子,还是过年回家多陪陪长辈喝些酒罢。

另外,这就是我的名字的由来。故事讲完了,我也问个问题,“浊酒一杯家万里”出自那首词?

A.《声声慢》

B.《渔家傲》

C.《蝶恋花》

D.《卜算子》

答案是B,《渔家傲》





作者:不详 来源:网络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关于我们 | 服务条款 | 法律声明 | 文章发布 | 在线留言 | 法律支援 | 人员认证 | 投诉建议 | 合作联盟 | 版权所有 | 本站wap手机访问
  • 东莞新闻网(www.bhjs8.com) ©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有害短信息举报 | 阳光·绿色网络工程 |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|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| 东莞通管局

  • 东莞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 ,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
    客服QQ:314127396
  • #